<output id="fsdnf"><ins id="fsdnf"></ins></output>
    <output id="fsdnf"><ins id="fsdnf"></ins></output>
    <li id="fsdnf"><in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ins></li>
      <dl id="fsdnf"></dl>
        <li id="fsdnf"><in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ins></li>
        <dl id="fsdnf"></dl>
        <input id="fsdnf"><ins id="fsdnf"><nobr id="fsdnf"></nobr></ins></input>
          1. <dl id="fsdnf"></dl>

              <li id="fsdnf"><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s></li><dl id="fsdnf"><s id="fsdnf"><thead id="fsdnf"></thead></s></dl>

                淄博陶博會上的仿古磚為何這么少?

                來源:陶城報-陶城網 作者:記者 程欣 發自山東淄博 2018-09-18 點擊:3258次 A- A+

                2018年淄博陶博會剛剛結束,從展會的人氣、規模和參展企業數量都可以看出,淄博產區在逐漸恢復元氣。從展出的產品來看,大理石瓷磚繼續占據C位,內墻磚遍地開花,而仿古磚的表現卻略為黯淡。在中國財富陶瓷城臨時展館中,僅萬豪、亮劍等淄博企業以及臨沂個別貼牌企業以較大面積展示仿古磚產品;在中國(淄博)陶瓷總部基地臨時展館,僅淄博產區獅子王三家企業展示了仿古磚產品。
                仿古磚不僅參展企業數量少,花色創新也顯匱乏。淄博本土企業主要還是展示了黑白灰色調的現代風仿古磚,而臨沂、內蒙等產區的仿古磚企業則主要展示了木紋、布紋、花片組合等形式,規格主要有600×600(mm)、600×1200(mm)。

                亮點少,花色舊
                創新進入瓶頸期
                “總體來說,今年仿古磚亮點太少,還是淄博前幾年的花色。”一位北京來的觀展商郭先生在看展時如是評價道。
                與此同時,淄博產區內部人士顧先生也略顯失望。他談到,今年不僅仿古磚參展企業數量少,而且產品亮點匱乏。“感覺仿古磚除了在花色延伸,通體效果外,沒有新的創新。”
                對此,山東統一陶瓷有限公司行銷副總經理陳世偉表示,今年淄博陶博會上仿古磚的表現已在他意料之中。他認為,從目前國、內外的生產設備和工藝來看,仿古磚在釉面上的創新已經到達極致。“花色上的研發已經到了一石多面,質感上也逐漸豐富,如仿古面、柔光面、緞光面、亮光面、干粒半拋面等。可以預測到,仿古磚短期內只能是在花色和工藝上做延伸。”陳世偉說道。
                上述顧先生對陳世偉的觀點表示認同,他提到,從水泥磚火起來之后,仿古磚的研發就進入了迷茫期,“因為不知道消費者喜歡哪些產品,木紋、布紋、皮紋這些都沒有新意,只能加效果。仿古磚的質感是一個重中之重,但是質感主要依靠上游色釉料的研發帶動,目前我還沒還有發現新的工藝增加質感。”顧先生說道。
                本屆淄博陶博會上,大理石瓷磚完全搶占了地磚品類的C位,在質感上有柔光面、啞光面,坯體實現了通體布料,仿古磚在質感上幾無優勢。此外,耐磨磚的參展也“搶走了”仿古磚的一部分風頭。記者了解到,仿古磚和耐磨磚在釉面、花色、工藝上都較為相似,僅在吸水率上有較大差別。“行業普遍認為高吸仿古磚吸水率在3-5%,低吸仿古磚吸水率在0.5%以下,耐磨磚的吸水率在12%左右,外行人是看不出差別的。”臨沂產區業內人士王先生透露。

                品牌、生產均無優勢
                即使參展也難招商
                2015年底,淄博多家企業由內墻磚改線為仿古磚,生產線高峰期達到60余條。在精準轉調之后數量減少,但包括國潤、獅子王等企業的改線仍然讓淄博產區仿古磚生產線保持在30余條。當前,淄博產區生產仿古磚企業主要有統一、金獅王、國潤、金卡、獅子王、耿瓷、萬豪、亮劍、順昌、雅迪等。這么多生產企業,為什么參展的企業卻只有寥寥數家?
                淄博產區業內人士董先生對此表示,除了產品本身亮點較少,一些仿古磚企業參展欲望降低的原因還在于,對于外產區競爭優勢的無力感,“就算參展了也招不到商。”
                董先生分析道,淄博多數仿古磚企業都是三條腿走路,即廠牌、出口和OEM。大部分仿古磚企業的廠牌主要面向對價格極為敏感的批發和工程渠道,而出口、OEM的利潤更是極為微薄。
                記者走訪產區了解到,除了像統一、金獅王等優質企業自身渠道較為穩定,以及海爾日日順建陶產業園內如萬豪這樣的新建大線擁有價格優勢外,多數仿古磚企業面臨訂單流失的困境。“東北法庫、山東臨沂、西南重慶,東南福建,現在生產仿古磚的企業數量龐大,價格完全被壓了下來。”淄博產區資深人士秦先生表示。
                “目前,淄博多數仿古磚廠家日產能較低,一些老廠單線產能每天在8000平方米左右,外產區產能大,效率高,淄博一些產能小的企業一個月才能完成的訂單,這些外產區的企業半個月就完成。淄博與其相比沒有價格優勢。商人都是逐利的,哪里價格低自然就流到哪里。”董先生說道,在外產區規模優勢的壓迫下,淄博企業的廠牌、出口OEM三個渠道幾乎都被砍了一半的業務量,這造成了一些企業兩條仿古磚生產線僅開一條,甚至在淡季自行停產。

                仿古磚的出路在哪里?
                仿古磚的出路在哪里?陳世偉從渠道上進行了分析。他提到,終端渠道正處在不斷的裂變之中,2018年最大的特點是整裝、精裝的份額在不斷擴張。“某種程度上,整裝、精裝意味著雷同化、批量化,這樣的情況下,仿古磚產品的突破不僅僅是花色、工藝,而是渠道。誰占領渠道,并具備較強的競爭優勢,產品差異化而且性價比高,才能在終端有致勝的可能。”
                董先生則認為,由于生產線的產能限制,一些仿古磚企業可以考慮提高自身的定制化生產能力,定位于專門解決市場上的疑難訂單——單量小、工藝復雜、貨期緊張,“或者大線做不了的訂單,比如只要兩三千箱;或者一些加急的,一個月必須做出來的等等。”董先生說道。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1. 熱門文章 >>
                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