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fsdnf"><ins id="fsdnf"></ins></output>
    <output id="fsdnf"><ins id="fsdnf"></ins></output>
    <li id="fsdnf"><in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ins></li>
      <dl id="fsdnf"></dl>
        <li id="fsdnf"><in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ins></li>
        <dl id="fsdnf"></dl>
        <input id="fsdnf"><ins id="fsdnf"><nobr id="fsdnf"></nobr></ins></input>
          1. <dl id="fsdnf"></dl>

              <li id="fsdnf"><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s></li><dl id="fsdnf"><s id="fsdnf"><thead id="fsdnf"></thead></s></dl>

                不要讓“污染防治可行性技術”絆倒陶瓷企業

                來源:陶城報 作者:李家鐸 2018-09-11 點擊:2994次 A- A+

                2018年8月23日生態環境部辦公廳發文環辦標征函[2018]38號關于征求國家環境保護標準《陶瓷制品制造業污染防治可行技術指南(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函,公開向39個單位征求意見。時間已經過去10多天,具體反饋情況如何不得而知。此事讓我想起多年前另一個標準的事情,那就是GB25464-2010《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這個標準當時也是向一些單位定向征集意見,包括佛山市的幾家陶瓷企業,這幾家企業是否及時反饋、反饋了哪些意見已時過境遷已沒必要追究,但是與那個標準有關的后續活動值得深思。2014年6月,42家佛山陶瓷企業集體上書請求修訂國家強制標準《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原因是標準沒有充分考慮到行業的實際情況和當前的環保技術水平。經過此次努力抗爭,2014年底標準真的通過“修改單”的方式修訂了,采納了“煙氣基準含氧量為18%”這個建議,但是新建項目的排放限值更嚴了。

                仔細看了《陶瓷制品制造業污染防治可行技術指南(征求意見稿)》和編制說明,盡管前面起草單位已經做了大量調研的修改和完善,僅從個人角度還是存在一些疑問,而這些問題有細節性的、也有邏輯性和科學性的。

                簡單舉例,標準“4.2.2陶瓷制品制造業窯爐大氣污染物主要包括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氯化物、氟化物、鉛及其化合物、鎘及其化合物、鎳及其化合物”,后續各處內容均無具體說明“鉛及其化合物、鎘及其化合物”的來源和治理技術。在編制說明中使用“窯爐煙氣的顆粒物主要來源于燃料和坯體附著粉塵,鉛、鎘、鎳及其化合物主要來源于陶瓷色、釉料含有重金屬的原料”。至于治理方面,在幾種治理技術使用了“對顆粒物、氯化物、氟化物和重金屬及其化合物有協同治理效果”。按理應該是明確知道會經常產生、在哪個工序產生、產生的原因才能確定為主要污染物,比如廢氣中的氮氧化物就是主要污染物,如果只是猜測和不確定就不能這樣描述。同樣的,如果是“主要污染物”,就不能“順帶”治理,應該采用專門治理技術,還要確保治理有效。由于之前沒有參與過這個標準的工作,為了防止信口開河,特別查閱了相關資料,盡量弄清楚本標準與其他標準的關聯。從GB25464-2010《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中看到了一些數據來源,這個標準中規定了廢水的“總鉛”根據不同情況有1.0mg/L、0.3mg/L、0.1mg/L三種排放限值,廢氣的“鉛及其化合物” 根據不同情況有0.5mg/m3、0.1mg/m3兩種排放限值,其后的修改單沒有修改這些項目。而《陶瓷制品制造業污染防治可行技術指南(征求意見稿)》表 1 陶瓷制品制造企業大氣污染防治可行技術“污染物排放水平”的“鉛、鎘、鎳及其化合物”水平是“分別<0.5”,這里的“可行技術”明顯不能滿足排放要求,是“不可行的”。最為關鍵的是,GB25464-2010《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已經發布多年,由于涉及產品使用安全性,陶瓷行業對于鉛、鎘的控制今非昔比,應該對當前的廢水和廢氣中的含量進行大面積抽樣測試,與排放標準對比后來確定是否還需要歸屬于主要污染物。此處僅簡單選擇一例進行分析,還有諸多問題需要同行專家探討,如“在滿足生產工藝要求和經濟合理的前提下,容積規模不超過 2 m3 的梭式窯宜采用電窯。”、“陶瓷制品制造企業宜優先選用本地原料”等。

                法律法規是用來保護懂法守法的人,標準的本質也具有法規含義,強制性的標準必須執行,推薦性標準及其他標準在使用時一樣有約束力,所以相關方要盡可能保證標準的可行性、合理性。近日,蒙娜麗莎王力總監撰文《別讓“國標”成了落后產能的保護傘》,我頗為認同,同時我們也要防止“低水平”標準成為行業發展的“絆腳石”。由于政策和制度原因,一些并不熟悉行業的機構取得了標準起草權,“開汽車的人制定自行車標準”現象時有發生,這個狀況我們無力改變,但是我們能做的是在標準制定過程中的積極參與,這是權力也是義務。在《陶瓷制品制造業污染防治可行技術指南(征求意見稿)》編制說明中看到,起草組在此期間分別在佛山、晉江和淄博組織了 3 場陶瓷行業污染防治技術交流和專家咨詢會,這是尊重相關方的表現。

                按照生態環境部的通知,反饋書面修改意見的截止時間是2018年9月25日,還有不少時間,被征求意見的單位應該足夠重視,積極研討,必要時可以由行業協會協調組織。2017年廣東陶瓷協會組織研討《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修改單就是一個良好的示范。因為從文件看,好像沒有列入征求意見名單的單位很難有發言的機會,但是如果有看法還是需要積極尋找途徑反映上去的,維護行業發展良好環境需要有科學合理的法制環境,未雨綢繆,各個企業可以從積極參與法律法規起草做起。

                (作者系陶瓷行業高級工程師)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1. 熱門文章 >>
                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