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fsdnf"><ins id="fsdnf"></ins></output>
    <output id="fsdnf"><ins id="fsdnf"></ins></output>
    <li id="fsdnf"><in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ins></li>
      <dl id="fsdnf"></dl>
        <li id="fsdnf"><in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ins></li>
        <dl id="fsdnf"></dl>
        <input id="fsdnf"><ins id="fsdnf"><nobr id="fsdnf"></nobr></ins></input>
          1. <dl id="fsdnf"></dl>

              <li id="fsdnf"><s id="fsdnf"><strong id="fsdnf"></strong></s></li><dl id="fsdnf"><s id="fsdnf"><thead id="fsdnf"></thead></s></dl>

                煤改氣會不會創造“干法制粉”的風口?

                來源:陶城報 作者:李家鐸 2018-09-04 點擊:3144次 A- A+

                盡管民間對于強制“煤改氣”的科學性、合理性有諸多質疑和反對聲音,盡管前有河北高邑陶瓷企業老板因“煤改氣”問題帶員工下跪的先例,但是全國各地陶瓷產區還是“開足馬力”在強制推行。從整個局面看,各地在推行煤改氣上,除了高安產區中途改為集中制氣以外,大部分產區是有條件上,沒有條件也創造條件也硬上。以目前供氣不緊張情況下收集的數據看,全國各地的天然氣價格大部分在2.6~3.2元/m3,四川夾江產區由于靠近“西氣東輸”管道的源頭,價格、比其他產區要低不少,根據年使用量多少有2.05元/m3和2.35元/m3兩種價格。

                陶瓷磚的主要能耗在制粉和燒成兩個工序,在濕法生產中球磨能耗150~220kJ/kg產品、噴霧干燥能耗1400~2400kJ/kg產品、燒成1800~3000kJ/kg產品,制粉的耗能基本接近燒成。但是兩個工序存在實質性差異:制粉的耗能大部分是用于水分蒸發,這些水大部分是為了原料細化而人為加進去、現在已經失去作用要出去的,而燒成耗能是陶瓷制品形成產品特性的吸熱反應必需。干法制粉和濕法制粉最大的區別是,原料細化環節不再大量外加水進去,這樣后面就不用配置干燥設備噴霧塔,實現大幅度減少去除這些水所需消耗的能源,同時減少為了維持漿料性能所加入的多種添加劑。

                與濕法工藝相比,干法具備明顯優勢,主要表現在:干法制粉工藝在干燥粉料時耗能遠遠小于濕法制粉工藝,干法工藝將增濕后粉料含水由12%干燥至7%,濕法工藝將含水35%的漿料干燥至7%,干法可以大量減少水分去除。根據多家企業數據,以熱值在5300kcal/kg左右的煤炭為燃料,制備一噸料粉濕法制粉大約需要85公斤,干法制粉大約只需要16公斤即可。如果燃料是天然氣,天然氣熱值按照8000大卡計算,則濕法制粉制備一噸料粉大約需要42m3,而干法制粉只需要8m3,如果有窯爐余熱可以利用的情況下,干法制粉的能耗還會更低。目前干法制粉工藝在原料磨細環節采用立磨,分離及時,避免過細粉磨,電耗小于濕法制粉工藝,減少電耗20%-30%。

                干法制粉除了顯著的經濟效益以外,還有明顯的社會效益。根據目前應用成熟企業公布的數據,在瓷磚品質相同的條件下,干法制粉工藝比傳統濕法制粉工藝的綜合節能效果在47%以上,原料車間的操作工人可以減少50%甚至更多,原料車間的用地可以減少60%,廢氣排放減少50%-60%,節水80%,節電30%,節省燃料50%。顆粒物排放明顯低于濕法工藝,不需要額外添加處理設備,配套集成除塵系統,完全可以符合標準要求,無需進一步處理。能源消耗量小,SO2與NOx排放量低,不需添加新環保設備。

                目前制約國內干法制粉技術推廣的主要原因有兩個方面,其一是國內陶瓷磚產能過剩嚴重,新的生產線很少,干法制粉會導致重復投資。其二是科技創新意識不足,大家對干法制粉技術存觀望態度,我們習慣于享受現成的技術,習慣于對新技術的抵觸而不是去積極研發、應用和驗證,只希望繼續觀望,等待技術成熟。

                干法制粉技術成熟,效益明顯,很有推廣前景。在意大利那樣注重環保和技術創新的國家都沒有全面推廣,究其原因還是為了避免社會資源浪費,把原有正常使用、龐大的濕法制粉系統拆除更換為干法制粉系統,這會在節能同時帶來更大的社會資源浪費。在中國也存在類似的問題,即使全面煤改氣,也不會快速創造干法制粉技術應用的“風口”,投資數千萬去做不會影響企業運轉的項目,對于陶企并不具有太大的吸引力。

                煤改氣不會制造干法制粉的風口,但形成煤改氣政策的氛圍會加快干法制粉技術應用的步伐。國家和環保排放標準的不斷加嚴,對于噴霧干燥塔的管理慢慢會成為一些令企業很辛苦的事情,再有天然氣帶來的成本壓力,企業就會逐步對干法制粉產生興趣。

                經過多年國內外專家的深耕,干法制粉技術已經相當成熟,人們擔心的大部分技術問題有了解決方案。淄博卡普爾、新空間、河北領世等企業的全廠使用干法制粉,已經起到示范作用。目前新建工廠和需要上制粉設備的擴建項目,不再是簡單的只考慮噴霧干燥,而是謹慎的進行干法和濕法兩種方式可行性,這就是一個良好信號,相對于之前干法制粉技術在國內的應用會進入一個快速發展階段。

                (作者系陶瓷行業高級工程師)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1. 熱門文章 >>
                11选五开奖结果